關於部落格
──天空失去了雲,它會不會寂寞?雲失去了一片天,它該往哪裡停泊?
無法再回到天上的星星, 會有多悲傷 ?──
  • 21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流傳台灣河洛漢人南派武術之研究---勤習堂鶴拳

台灣傳統性的武館和福建沿海、南洋一代所流行的鶴拳,不是內家拳的「軟拳」,是「硬拳」。硬肢的鶴拳,屬「短肢鶴」,如太祖鶴之類。而上流社會、當官的、文事和武將,在沒有生活壓力又極其純熟的情形下,所繼續追求的便是「軟韌」,「軟韌」就已經走向內家拳的鶴拳。


   柳營 劉故 先生所承習的食鶴,已走入內家拳的鶴拳,此外「虎尾二高」和「台中二高」的縱鶴,也是走軟韌內家路線。在新營太子宮 附近、屏東、岡山一帶,也都有鶴拳的蹤影出現。


   台灣的鶴拳,走入內家,強調養生 ( ) 的,大約有飛、鳴、宿、食、縱五種。但從演化的過程 和王進發 老師在台灣傳統武館所暸解的,最初並沒有這樣分。應該是在傳承的後人當中,有悟性高的且極為投入者加以演繹,而變的更為細膩。

  台灣傳統性武館 ( 國術館 ) 所流傳的鶴拳並非不好,而是這些師父多半屈於下階層社會,很少參與對外活動與民間社團 ( 如國術會、技藝會之類 ) ,故先為外界所知。他們默默無聞不求聞達,不斷的修練他所學習到的鶴拳,時日一久,自然也有某種程度的功夫。只是礙於環境因素,沒有讓他一展長才的機會,阻礙他往更深一層的內涵去追尋。

  王進發 老師所接觸到本土武館的鶴拳,多屬「硬肢」。「軟肢」是其年紀到了四、五十歲,生活壓力變小,又可以出來教弟子時,由於其技藝已經非常純熟,在熟能生巧之下,自然朝向內在修為的領域走去。只是缺乏專業的鶴拳師父能灌輸他相關方面的知識,也就沒有如縱鶴、食鶴的內功修練方法。

  值得一說的是,這些傳統的鶴拳師父,都相當的高壽。如梅山一區,小小的村莊七、八十戶人家裡,幾乎都活到九十歲,而他們從孩童時,就開始學六路拳、揲仔拳和鶴拳。他們的後代,現在仍然衷於鶴拳,雖然學的是硬拳,也欠缺生理、力學的科學基礎,但在熟能生巧之下,功夫也都達到相當的程度。

  王進發 老師進入學校之後,遇到 劉木森 老師,從其學了四年,得到道家「圓盤境」 (圓周甩手 ) 的功夫。之後,回到家鄉多次和人交手,都能獲勝。原先在師兄弟當中,他的功夫並非是最出色的,而後又離開家鄉,沒有機會再繼續深造。但軍中所學和憲兵學校的環境歷練,都直接或間接使他的功夫成長進步。他深以為,只學習一門武術,容易被侷限,如果在過程中能得到他人的指點,或外出和其他門派交流,功夫才能有所突破。

  金台山勤習堂原是藉傳教武術、弄獅活動,作為反清復明原動力量的天地會會黨組織,所以勤習堂的傳藝師父,起碼就有三位。而早期所傳下來的,多屬於短肢鶴。

  曾經有同是勤習堂系統的傳人來和他討論,他們認為:「勤習堂的鶴拳沒有長肢、短肢之分」。但是 老師實際了解到的現象是:早期教拳多半是「暗館」,而且「館金」並不便宜,很少人有機會從頭學到尾。此外這些師傅在每個地方所教的內容也不盡相同。為了能對外有個合理的說法,故以「長肢」、「短肢」做為一個區別的講法。然而這種情形並不只是鶴拳才有,在早期是相當普遍的。但如果硬要追本朔源來區別清楚, 老師曾在這方面下過功夫,以現有資料想要釐清,有其困難性。

  勤習堂鶴拳系統的傳承理法之中,流傳有「五祖傳教定乾坤」這句話,完整的說法是:「始祖說法,太祖傳勢,行普教道,羅漢示身,五祖教剛柔。」這裡的五祖,所指的是「白鶴道人」 ( 陳近南 ) ,而不是五個人。而在這句話當中,有就把傳承的內容說完了。至於動作方面要如何去使用,很簡單的,你的意念如何,就怎麼做。

  武術有形的,是它的外體、勢、態,至於無形的意,很難描述。在擂堂上,要能一瞬間將對方擊倒,沒有勁道或堅強的軀殼,是辦不到的。他私下以為:「中國武術要能延續下去,不可能普遍化,必須要私下傳承。沒有傳承上的血緣關係,不可能把真功夫傳授給你。當師父有意傳授你時,礙於種種因素,也不見得能完全承襲下來,於是日後逐漸會有差別產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