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無能...

關於部落格
──天空失去了雲,它會不會寂寞?雲失去了一片天,它該往哪裡停泊?
無法再回到天上的星星, 會有多悲傷 ?──
  • 209707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流傳台灣的武館發展研究(節錄版)

*節錄整理媽祖信仰與台灣社會書中一部份內容.. 研究武館本身的社會意涵。曲館與武館都可說是傳統的子弟組織,是村庄子弟利用閒暇,學習樂器演奏、唱曲作戲或是拳術舞獅。臺灣漢人傳統的社會組織,無論是血緣之宗族組織,或是地緣之宗教組織,均嚐試建立以村庄為最小分析單位的結構探究方式,對作為家庭、宗族之外最有意義的社會單位的村庄之性質.針對以下幾個項目:沿革、師承、拳種及獅的種類,現在與過去之組織與活動的情況,與村廟、村民之間的關係,與鄰近村庄之與武館之友好或敵對(拼館)的關係等加以詢問紀錄。特別是對於以前有而現已消失的武館.武館,210個有紀錄可尋的武館中,仍存續而有活動者計103個,往昔存在而今已解散者為105個,存散情況尚不明者2個。存續者與解散者之比例約為一比一,也就是存續率約為50%。到底這些曲館與武館歷史有多久,一半左右的武館是在何時消失解散,或是停止活動,原因為何?都是值得探討的問題。日據時期是武館最蓬勃發展的時期而戰後可說是曲館與武館之發展最衰微的時期,不僅在此期成立的武館相對於日據時期,急速地減少,而且很多武館在此期解散。武館都有停歇一段時間,又再次組館活動的情況,如此時停時起,所謂的「成立」是指受知曉或記憶所及最早的歷史,所謂的「解散」是目前已無活動,未來不無再興館活動的可能。那何以要組織武館.. 以前農業時代,白天工作辛苦,夜間或是農閒之時,村庄子弟聚集習武,是很好的休閒、娛樂。習武的子弟不會變壞,不會游手好閒,四處闖蕩。特別是有錢人家常常為了這個理由聘請武師來家中教自己的子弟,村庄的子弟也能一起來學。至於衰微、消失、解散的原因..由於時代變遷,現在已經不是傳統的農業社會,而是工商社會,大家較忙碌,沒有時間學武;對年輕人來說,這些傳統的、過時的武藝根本沒有吸引力,年輕人有新的休閒方式了.目前參與曲館或武館活動的主要人口,大都是六、七十歲,甚至有八十幾歲的老子弟,但是由於老成員的死亡,加上後繼無人,無疑是戰後很多武館中斷或停歇的主要原因,也是目前很多武館發展上的隱憂。 *師承與派別活動與組織 武館主要是習武與弄獅。武術主要是拳術,也用武器,武器的種類都差不多,最多有五十幾種,有長的,有短的,例如大刀、單刀、掃刀、雙刀、踢刀、鉤鐮、單鉤、雙鉤、雙叉、雙、木耙、頭耙、籐牌、牌帶、銬仔、鐵尺、丈二、七尺、六尺、五尺棍、齊眉棍等。   信仰圈內的武館傳習的拳種,主要是太祖拳與白鶴拳,這兩種最為普遍。一般而言,拳分軟硬:軟拳出手緩慢無力,但能以更大的力道回擋對方的拳力,便於防身、守身,白鶴拳(包含義高拳)、猴拳、江西拳、太極拳屬軟拳;硬拳一出手幾乎用全身之力,較快較狠,太祖拳、金鷹拳屬硬拳。這些拳都是中部地區的武館所傳習的拳種。另外,也有所謂永春拳,達春拳,應屬鶴拳,也有所謂高山娘娘拳、少林拳、十八羅漢拳(簡稱羅漢拳)等,無論是那一種拳,似乎都淵源於少林寺,屬少林拳之支系。大部份的武館主要教一種拳,但有些武館會前後或同時學習多種不同拳術。   學武的人會拜祖師,特別是武館的館主,家裡會奉祀祖師的神位。所拜祖師通常只有一個,大多數武館奉祀的祖師是達摩祖師或白鶴仙師,也有一些武館拜宋太祖趙匡胤或華光仙師者。也有一個武館奉祀一個以上的祖師,所謂「五祖」即有好幾種組合:有些振興社拜的五祖包括觀音、金鷹、白猴、布家、練成;大雅有一個英義團所拜的五祖包括太祖、達摩祖師、張三丰、白鶴仙師、七娘,另外還加上三個醫神;勤習堂則拜太祖、達摩、張三丰、觀音、土地公;福義堂拜至善、達摩、孫真人、許真人、吳真人。也有拜三個祖師者,如有些同義堂拜達摩、白鶴、楊戟,寬和堂拜白鶴、關公及土地公,也有拜兩位祖師者,如振興館拜太祖及白鶴仙師。   基本上不同的堂號是以獅的種類來決定,也就是不同堂號所用的獅不同。先說堂號,最多的是同義堂,有41個,特別集中在永靖鄉和南投市,祖堂即在永靖鄉陳厝厝。次多的是勤習堂21個(包括兩個義英勤習堂);振興社19個,另有振興館4個;集英堂13個,另有集英館6個。勤習堂的分佈比較擴散,以大里鄉和霧峰鄉比較集中。振興社主要集中分佈在彰化市,而以花壇鄉口庄之老師傅唐鋼鋒傳徒最多。集英堂或集英館主要分佈在南投市、草屯鎮及大村鄉。此外,英義堂有12個,還有1個英義團,皆集中分佈在草屯鎮及大雅鄉。義英堂9個,集中分佈在臺中市及太平鄉;在臺中市的武館還有兩個主要的堂號,即金勝堂9個,忠義堂8個。員林鎮也是武館相當盛行的地方,堂號特多,而且都是祖堂所在,例如春盛堂有7個,拔元堂有5個,協元堂有2個,義順堂有3個,皆集中分佈在員林鎮。此外,昭雄閣6個,集義堂4個,集和堂2個,也有其地域分佈的特色,大都集中在烏日鄉、大里鄉與霧峰鄉。還有,永春社2個,在彰化市;武順堂2個,在和美;福義堂3個,祿義堂2個,在南投;寬和堂2個,在南投。 獅的種類有很多,主要分成兩大類,一類是合嘴獅,一類是開嘴獅。根據吳騰達的說法,臺灣舞獅以新竹為界,以北是開嘴獅,其嘴部是用仔(篩仔)做成,又稱仔獅;以南是合嘴獅,嘴部之造型與飼雞的竹龍相似,又稱雞籠獅(吳騰達,1984:44)。但是我訪問的資料卻不一樣,雞籠獅是開嘴獅,仔獅是合嘴獅。合嘴獅嘴巴沒有洞,開嘴獅嘴部有洞。另外有所謂兩光獅(應是兩廣獅之訛音),是嘴巴會動,可以開口閉口地動。兩光獅是外省獅,比較常在國家慶典中表演。也有人說合嘴獅是本省獅,開嘴獅是外省獅;另外,也有說麒麟獅、福獅是開嘴獅,金英(鷹)獅、青頭獅是合嘴獅。麒麟獅的額頭要用紅聯縛住,福獅只用軟力,只有長短枝之變化而己。金英獅額頭上有兩個火燄,表示自謙,若無火燄,表示不怕人。青頭獅或稱青獅,漆成青色,青獅表示工夫高強,不怕任何高手來挑戰。   除了開嘴獅與合嘴獅的分法之外,亦有有王字無王字的區別:額頭上寫王字者,表示未受管制,沒寫王字者,表示已被觀音收伏,而有王字的是前段,無王字的是後段。另有所謂先天跟後天的分法,先天獅大概也是前面所說未被馴服之獅,因此舞獅表演中可以「獅」,即有一人拿大刀欲殺獅,只有屬先天的開嘴獅才可以表演「獅」;而所謂後天是指獅頭畫有七星八卦的獅。   舞獅表演中有些用「獅鬼仔」,有些沒有,獅鬼仔或稱獅和尚、獅童,係由一人穿黑色寬大似僧服的袍子,頭戴人形面具,手拿葵扇或青色樹葉,指引耍弄獅子。也有戴猴面的獅鬼仔,表演時像齊天大聖孫悟空一樣,翻來翻去。用獅鬼仔的獅陣多是用青頭獅的同義堂、義順堂、協元堂、拔元堂、集英館、內英館、英義館等。有受訪者說堂號為館者才用獅鬼仔,堂就不用,大概只有一部份的館如此,很多堂也都用獅鬼仔。   武館也有拼館的情形,特別是日據時代最盛,一直到戰後各縣設立國術會以後才較少拼館。據說以前在沿海地區勤習堂與春盛堂相拼很厲害,山內則是勤習堂與振興社相拼較多。但是不一定不同堂號才會拼館,有時同樣堂號不同館的師兄弟反倒會在競技的情況下相拼。拼館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明拼,一種是暗拼。明拼是一館表明看不起另一館的功夫,到其館將其祖師爐拿走,此稱「捧爐」、「踢館」,被侮辱的館當然不高興,雙方就要約定時地相拼。暗拼是趁人未備偷襲。武館也有排場,即迎神賽會時在廟前或附近找一塊地擺下陣勢,打空拳,走連環對,打獅套,打傢俬套,一次表演兩個多鐘頭。如果同時也有另一館排場的話,雙方便有競技相拼的意味。武館是村庄的子弟組織,由村庄的男性成員組成。武館都有館主。館主通常是家宅有較寬敞的場所,可供大家練習武術,他對武術也有興趣.成員聚集時,他要提供點心、茶水,供大家休息時食用。特別是武館的館主通常就是教拳的師父,要提供「傷藥」及「藥洗」,前者是治療跌打損傷的內服藥,後者是草藥浸泡外用的藥水。而出陣時,舉凡團體的制服、鞋襪、帽子,都是由他提供,甚至部份收入,也要由成員分享。武館的館主,都是付出的多,回收的少.有些曾任館主,或是館主的後代,都會慨嘆他家為武館付出太多以致「家產都開了了」,「了傢火」(把家產都花完了)。因此近年來,頭人制日衰,有錢人漸不愛做頭人,總理或館主之職銜日漸消失,目今有些武館逐漸私人化、生意化,公有性與社區性日漸減少,與頭人制的衰微不無關係。 第二種組成方式會員制可說就是自組制,即由對習武有興趣的人自行組織武館,不過由於武館的「傢私」花費較大,陣容也較大,出陣弄獅時須得有人替換,一館的人數至少需有二、三十人,不容易自行組館.另外,宗族制的武館也不少.所謂宗族制是以宗族之共產支持武館的費用。臺灣中部傳統上血緣聚落非常普遍.一宗一族之人共居一村,擁有族產,並以祭祀公業的形式,留存至今,公業的主要目的是祭祀祖先,祭祖時需用鼓樂,或是扮仙作戲,或是同族村為了村庄共同防衛的需要,便以一部份的公業收入支持武館,教族人學武,或是組織武館,教族人學武。特別是有些宗族有祖傳拳術功夫,常會以宗族之力,延續祖先所傳下的武術。宗族制之武館的存在反映出傳統聚落的血緣性。 以目前的情況來看,武師立館制應是武館最普遍的形式。武師臺語稱作「拳頭師」或「拳頭師傅」,要成為一個武師並不是很容易的事,除了專長一種拳術之外,有時需要多拜幾位師傅,為的是學些不同的拳法,以及有關草藥、醫理等知識,事實上有些職業的走江湖武師,還精通勘輿、命理、卜卦、擇日等傳統的民間知識。訪問時,有些受訪者說職業武師一定要懂得醫理、草藥、中藥的知識,如此教武時,若學生受傷才能醫治。一個武師的養成不易,剛開始要跟著師父到各處去教武,當好幾年助手或「頭叫師仔」(頭號弟子)之後,才能自己設立武館。開設武館臺語叫作「徛館」(Kiakuan)。如果只是到某一地去教,那個館並不是自己的,如此叫作「傳館」。武師的學習過程中要花很多錢去拜師,長年學武習醫,因此他能自立門戶以後所開之武館,必然要向學生收「師父禮」,以維持武館及獅陣的開銷,故傳統上武館出陣時,所收的紅包徒弟都分不到錢,全由擔任館主的師傅收取。傳統的頭人制、宗族制日漸衰微之後,武館逐漸變成村內某一武師或外地落籍在村中教武的武師所有,而有私人化的傾向,但仍某種程度地維持與村庄或村廟的契約性的義務關係,也就是在酬神迎神的時候,固定性的由某一武! ! 館出 陣,其表演或純屬義務,或是象徵性的收紅包,而煙、檳榔以及表演後的款待,甚至出陣所穿的「團體服」皆由村庄或村廟公出。只有到外庄的出陣表演才有較豐富的收入。現在,連這種武師立館制的武館都逐漸難以維持,受訪的武師常說,以前習武要交錢拜師,現在連用錢請人家來學,都沒有人要學。臺灣人逐漸變得重文輕武(文在此時特指文憑不是文館──曲館),好逸惡勞,學武這樣辛苦的老玩意,實難吸引現代年輕的新人類。武館則有所謂明館、暗館之分,暗館沒有館號,不用武器,沒有出陣,只教拳術;明館是指有館號,有武器、有舞獅之館。日據時期官方不喜臺民習武,故有很多暗館,暗中學武。武館的活動在迎神賽會時,走在神輿之前,參與公眾祭祀的活動,因此就演出的場合而言,會出現在神明的千秋祭典、巡境、進香的隊伍中。這些宗教活動臺語叫作「拜拜」、「鬧熱」,之所以會熱鬧,除了信徒、香客、祭祀人員之外,武館參與,帶來喧天的鑼鼓聲,才真正讓「拜拜」熱鬧起來。武館的排場現在已經很少了。以往獅陣排場,除了表演各種舞獅的動作(稱作獅套)之外,還要表演各種拳法招數(稱作空手套或拳行),也有武器的表演(稱作傢私套)。 武館也特別強調獅陣不出喪,只有當武館師父過世的時候,獅頭才會出來,而且聽說以往喪事完畢,要將送喪的獅頭焚化,喪家另做一個新的獅頭回贈。有不少武館會應外庄的邀請,出陣表演,這些表演因都是業餘性質,除非成員是呈退休狀態的老子弟,才可以隨時出陣,否則一般人平日要上班,只有星期例假的時候,才能出陣。去外庄表演除了知已好友、親戚或認識的人,比較可以不計價錢之外,因為沒有義務性,價錢自有公定,而且比起在本庄的表演,價錢稍高。   此外不少武館師傅會給人治療跌打損傷,有些是掛國術館的牌,有些則未掛牌。有些武館兼賣草藥、中藥,少數武館兼營堪輿、擇日.武館師傅常常來來去去在各地授藝,見聞廣博,特別是武館師傅「走江湖」的經驗更多,武術、醫理、命理、地理兼通是他們的生存之道,也反映出來傳統穩定的農業社會對傳統知識的需求,對一個村庄而言,難得有外人進來,一有人來最好村內的各種疑難雜症都能解決才好。不少武館師傅入贅,或因入贅才在村內授藝的故事,相對於傳統時代一般人一輩子定居一地,這些師傅算是最具流動性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