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天空失去了雲,它會不會寂寞?雲失去了一片天,它該往哪裡停泊?
無法再回到天上的星星, 會有多悲傷 ?──
  • 21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台灣南派武術之傳承—以「鶴拳」及「單頭棰」為例

前言:
台灣現今流傳的武術,通常以南派北派來概分。其中北派絕大部分在1946年台灣光復,脫離日本統治之後,方才流傳入台;而南派則大抵指光復前傳到台灣者。光復前至台的拳種由於地緣關係,大抵以福建;特別是福建南部,泉、漳、廈為主;此外,福建北部(閩北)、廣東潮汕附近,甚至江西等地,也有一部份。
光復之後,流傳入台的武術,雖然不全部是北派拳種,但確以北派為大宗。長江以南的拳種,諸如江西的字門拳,廣東的洪拳、詠春拳等,浙江廣西的拳術,包括福建鶴拳等,均有傳入。而長江以北,例如太極拳,台灣甫一光復,即由楊澄甫首徒陳微明傳入,此外,形意、八卦、河北滄州之八極、劈掛,流傳於山東的螳螂拳,長拳系列(包括查花洪砲等),通臂、摔跤、陳家太極拳,等等,中國大陸重要拳種,在台灣均有重要的支派傳承。又如南京「中央國術館」也有相當優秀傳人在台。
以上這些在光復之後流傳入台的拳種,在傳承及發展上,遠比光復前在台流傳所謂「南派」,狀況要好得多;在中國武術史的角色,也具相當意義。不過,如果偏重文化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光復前即流傳來台的「南派」武術,可能更具多方面意義,尤其因為南派在台一直發展得不大好,所以更值得加以探討。
台灣南派拳,往往師承不明,系統較不完備,不同派別,或同派不同系之間,混同雜揉非常常見,以致要詳考其派別,除了少數幾支之外,並不容易。但大抵言之,由北至南而述:宜蘭、台北,以太祖拳為主。桃竹苗客家人聚落,則另流傳客家拳,如岳飛拳、流民拳等。台中縣市另有一支五祖拳(以永春鶴為主體)。南投縣有同義堂,拳術屬廣東南少林乙系。雲林、彰化、嘉義,則以西螺為中心,有勤習堂之太祖、鶴拳等,振興社金鹰拳。北港有德義堂太祖拳。台南縣市則以永春鶴拳及羅漢拳為大宗。高雄現有一支永春拳。除外,另有一支閩北系統的福州鶴拳,主以台中市二高白鶴拳,雲林縣虎尾二高縱鶴拳、台南縣柳營食鶴拳、台南縣鹽水阿鳳師飛鶴拳等為主。
本文擬從中擇取兩種武術,一種即鶴拳,一種為「單頭捶」,為探討,主要理由為:第一,此二種武術,在台灣均屬技藝精良的優秀武術,武術界交相推崇標的,允稱代表。其二,在中國大陸,可能比較找不到此二支武術,即便有,也沒有台灣這麼多樣。
本文撰寫,一概以撰者所搜集的第一手田野資料為主,希望可以簡要的就關鍵處說明,其他各處散見之文章著作或網路資料,讀者可另行蒐閱,本文不予贅引。

一、 台灣鶴拳
台灣鶴拳種類繁多,且相互交融也相當常見,加以傳承譜系很難釐清,故在分類上存在困難,不過,初步可大分成兩類:福州鶴拳與非福州鶴拳。
福州鶴拳無論在拳種特徵、傳承譜系,傳衍狀況上都相當清楚,故研究上難度較低。非福州鶴拳部份,則相對的,在拳種特徵,傳承譜系,傳衍狀況上就相當模糊不清,研究上難度較高。我們一般認為,非福州鶴拳系固然種類紛雜,卻有可能是較原本的鶴拳。而福州鶴拳極可能是一種再發展的拳種,故而我們將非福州鶴拳列在前面說明。
(一) 非福州鶴拳系統
今日學者多以為福建鶴拳乃源自福建永春之方七娘(原住福建福寧府北門外),故多名之為「永春白鶴拳」。而福州鶴拳乃此系,另由福州府福清縣方世培再發展而成。故由永春州逐步向外散佈,但又非福州系統的,通稱「永春鶴」。「永春鶴」咸認乃比較古樸
台灣武術之中,「永春鶴」的傳衍,雖然因為文獻不足徵,師徒口耳相傳之資料,又往往未能直接明白的點明(這與台灣屬於移民社會有關),但由拳術特徵,祖師爺名號等,是可以推斷得出的;此外,至少有一個直接證據,依據台中潭子黃城老師父傳抄的銅人簿所載:「達摩師祖傳授少林寺、而少林寺教授,而傳授聖惠師,女子七姑娘,傳授獨目僧一師,上人傳陳獅、曾四海、林明、蘇明、蘇招良、鄭禮、蔡苓伯住在泉州府惠安縣,總任青山埔田央村,蔡苓伯師傳授八義,蔣標(按:來台),傳至(按:台中)清水海風庄仁德堂風仁金獅陣」云云, 則永春方七娘白鶴拳系統,在台支脈,是非常明顯的。黃城師父時稱自己為達春拳,時稱自己為太祖拳、永春拳等…這是台灣老拳師的共通說法,總之不管是太祖、永春等…,都與「永春鶴」非常相關。
台灣相當明確屬於「永春鶴」且系統較龐大的。我們在此列舉三支,第一、西螺勤習堂。第二、台中玉麟金獅陣。第三、台南飛鶴及春桃鶴等。
1.西螺勤習堂
勤習堂在台灣的武館系統中,算得上是相當久遠並完整的。其創館祖師爺乃廖懋昭,人稱「萬得師」,生於1862年(清同治元年)卒於1932年,此館在西元1886年(清光緒12年)創始。普傳台灣,遠及宜蘭。尤其以彰化、雲林、嘉義等地為多。
廖氏祖先來自於福建閩南漳州府詔安縣。勤習堂的武術內容非常龐雜,顯示了他的古樸與保守,其中鶴拳部分共有十二套。保留了鶴拳相當原始的風貌,諸如某些模仿白鶴的導引動作,肩胛及腳尖的鍛練,以及駿身勁法等。此系奉祀之祖師爺有白鶴先師也是一旁證。 
2.台中玉麟金獅陣
此系奉祀祖師爺包括永春祖師、白鶴先師、高府三娘等,很濃厚的顯現出「永春鶴」色彩。究其拳套,諸如大搖、小花搖、踢掛、八門、三戰、煽鶴、白鶴三戰、吊枝三戰(中戰)、摧戰、三戰鶴搖、白鶴金環、飛鶴等,都顯係鶴拳一類。而其拳術特徵,與現今流傳中國大陸的「永春白鶴拳」大部份雷同。
特別台灣許多自稱永春拳者,與鶴拳亦極類似,中部地區尤然。因此,綜而觀之,此派以永春拳及鶴拳為大宗,隸屬於永春鶴乙系當無疑問。另值得一提的是,此派的氣功相當專門,也符合鶴拳強調呼吸吐納的特徵。 
3.台南飛鶴及春桃鶴等
台南在台灣的開墾史上歷史比較攸久,台人稱為「府城」,其鶴拳的傳承,相形之下,也最稱複雜。總的看,至少有飛鶴、宿鶴、長肢鶴、短肢鶴、春桃鶴等等。其師承關係大約只能追溯三代,以現今六十歲上下的拳師而言,其少時練拳距今40年前,追溯三代,約60年前左右,也大約在日據時期中晚期,故譜系相當糢糊。不過,他們絕大部份都會以「鶴」名拳,這反倒相當清晰的交代出鶴拳之源。而這些鶴拳族群又與福州鶴明顯不同,故應可列為永春鶴系列(宿鶴則另列於福州鶴)。
(1)、麻豆謝厝寮糯師之飛鶴。此派拳譜明載乃白鶴先師方氏七娘及方徵石(按:不寫為「方徽石」)所教練。雖然可能是福州鶴(因譜上記有可能是方徽石之「方徵石」),但依其特徵,駿身不明顯,行拳較顯剛勁,馬步相當多,故仍暫列為永春鶴系列。其譜系可考為糯師傳王師,及王新章,王師傳陳昭憲(憲師)。其拳理強調搖身震胛,提腸轉肚。 
(2)、台南市長肢鶴、短肢鶴,現較常見的為鄭寶珠先生,其乃蔡玉(玉師)所傳,又稱「白鶴童子梅花拳」,特別標榜乃系出「白鶴童子」。蔡玉傳許老養,再傳許寶珠,現在台南市安南區溪南寮金獅陣傳衍,由黃瑞堂先生主持教練事宜,歷年來均是「台灣第一香」「西港香」三年一科,最被稱譽的武陣之一,其拳套諸如三觀返洞、出洞、白鶴洞、展翅等為長肢鶴;短肢鶴如三腳虎。 
(3)、春桃鶴。此系普遍流傳於台南縣之佳里、西港、蔴豆、官田等地,而以「麻豆香」「西港香」之宋江陣頭為主要散佈點。比較著名者,如大竹林黃熙煌,謝厝寮謝明智等。此系又更接近少林拳系統,相當原型。 
(4)、其他如台南市羅漢堂金水師李金水先生也傳有鶴拳。

(二) 福州鶴系統
福州鶴拳系統相對之下,無論譜系、拳理、傳承等都比較明確,而且大抵名重一方,歷來研究較多,故研究較易。一般說來,此系可有幾項根本特徵:第一、其祖師爺除食鶴拳之外,均稱乃方七娘傳曾四,曾四傳鄭禮,鄭禮傳鄭寵,又傳衍至福州府福清縣館口人氏方徽石(字世培)。故譜系清楚。第二、此系往往提到方世培於茶山天竺寺受禪門氣功極大影響,故此系相當側重導引吐納氣脈與技擊之結合,即便食鶴拳亦然。第三、此系為鄭寵之後,永春白鶴拳系統內屬於「後五虎」,都受「後永春名師」白戒再授。白戒以「寸勁節力」為世稱譽,或與此有關,此系特重駿身寸力。
若由上述三項特徵著手,此系之辨,並不困難,現分述如下:
1.台中市二高白鶴拳
「台中二高」,名張常球,乃福州人,生於1880年(清光緒六年),卒於1929年(昭和四年)。他在1915年(大正四年)由福州到台北,又由台北到台中定居。傳人很多,蔚為今日台灣鶴拳重鎮。
據其門內云:張氏曾親在福州茶山天竺寺習藝,拜師方世培,但由其姪方永蒼親授,與世培嫡孫方紹翥(阿鳳師)同習藝。其拳套為:三戰、二歩、四門、五歩、手套、八歩連、圓 手、鶴翅、潮永手、敗馬三角、痠身、化身(最後一套只有心法)等,共十三套,並有一些對練。此派「駿身」,結合氣脈,能全身隨意念而自然震動,威力強大。手法密,歩法簡單迅速。 
2.雲林縣虎尾二高縱鶴拳
名之為「縱鶴」,也是突顯「駿身」之法。因為在地方方言之中,「縱」與「駿」都可以是用來描述如小狗落水,爬至旱地之後,那種全身抖動以抖乾水分的動作。此系為林國仲所傳。林國仲,字二高,福建閩侯縣白湖朱宅人士,年卅,入福建茶山拜方永蒼習藝(有一說乃向方紹峰(阿峨師)習藝)。於1929年(民國11年)來台,定居虎尾,應當地仕紳黃朝深之聘,間曾遭日本人遣返大陸,光復後,1946年(民國35年),又受弟子林合順等人迎來台灣,後又返大陸一次, 1947年(民國36年)攜眷及入室弟子二人來台定居,1968年(民國57年)亡歿。
此派拳套有三戰、四門、二歩、四歩、五歩、搖橹手、走馬三角、雙蝴蝶、抖技三剋、蝴蝶穿花、八角穿心等,共十套(最後一套只有心法)。
此系之「縱勁」(也就是「駿身」力)特別講究,與台中二高很接近,都是輕柔不用力,台灣人俗稱「軟拳」,望似不用力,但卻以厲害著稱。 
3.台南縣柳營食鶴拳
此系風格、譜系與二高系統略有不同,然仍來自福州,且均偏重駿身。此系由林德順(蕊師)傳入台灣。其譜系云,乃少林寺,方慧石在避禍福州沙蓮寺,傳藝女兒方七娘,七娘創鶴法,加入姑娘碎歩。方七娘傳曾四叔,傳鄭禮叔,傳蔡忠叔,傳蔡公頌,傳林德順,林氏1922年(民國11年)來台謀生,1927年(民國16年)由柳營劉故重金禮聘於家授藝,五年盡得其傳。林氏後被日本人強制遣返大陸,並注射麻醉針過量而逝於船上,劉故負其屍骨返葬於台灣。劉家傳承此系不絕。
此系拳套有食鶴角戰拳、食鶴三戰拳、食鶴對搥化大腳拳、食鶴蝴蝶雙飛拳、食鶴雙龍搶珠拳、食鶴金行六斗手拳、食鶴火形手化身拳、食鶴七鶴朝松拳、食鶴翼下穿針化上角拳、食鶴洗身戲水、拳食鶴雙鳳朝牡丹拳、食鶴沖天拳、食鶴霸王舉鼎拳、食鶴擊頭雙棰手拳、食鶴滾地龍拳、食鶴一條龍拳、食鶴撥水求魚拳、食鶴化羅漢反角拳、食鶴四門蓮花拳、食鶴七娘碎步拳、食鶴七娘震身鶴拳等,共二十一套。 此系發動比較剛韌,爆發力相當驚人。
4.台南縣塩水飛鶴拳
為阿鳳師所傳,阿鳳師乃方世培嫡孫,名方紹翥,曾於1922年(民國11年)3月,由邱水命邱清涼邀請之下,來台停留數月,其所教以塩水太子宮李棟樑(棟樑師)為主。棟樑師若今日尚存已121歳。
此系較缺完整傳承,但其拳理對台南嘉義一帶影響極大,各方面均有待釐清。據云,他們自稱長肢鶴,都用駿身,重吞肩放胛。 
5.台南縣麻豆宿鶴拳
此系原少為世人所知,最近發現在麻豆謝厝寮有傳。由謝明俊傳謝清州、謝文祥;謝清州再傳陳德宗。此系與二高拳相當接近,但偏重沉靜吐納之勁。

二、單頭棰(或稱槌)
台灣人,可能包括閩南人在內,稱呼「棍」為「棰(鎚)」。一般分單頭、雙頭兩種,單頭多定把,雙頭可以活把。台灣,尤其南部,單頭棰相當突出。其意義主要有兩點:第一、此法可以遠紹明末俞大猷「劍經」中所述之「荊楚長劍」棍法。古樸,特富實戰。第二、此法在台灣南部相當廣傳,台南一帶幾乎以單頭棰為主,一般武術界更習見之雙頭棰反而少見。當地武林人士並且特別推崇單頭棰法。相形之下,其他地方可能不太見得到此一古樸棍法。
此派棍法,如依目前所知,大抵有三大主系,一小支系。
三大主系為:(一)岡山業師(陳創業)。(二)台南勝師。(三)台南尺師。一小支系為台中謝文光所傳。三大主系均為閩南所傳。岡山業師更與俞大猷同為泉州同安人,而勝師、尺師譜系所載,均乃鄭禮所傳。如證諸二高鶴拳乙系之錘法,亦均單頭錘,且技法接近, 可以論斷,此一單頭錘法,乃永春白鶴拳之本門功夫。小支系則為江西師父所傳。分述如下:
(一)岡山業師。技法高超,持把輕妙,功法獨到。所傳趟子極少,只有丈二基本功(含出箭及發勁法),二門、四門,此外即對打,如此而已。
業師名重一方,傳人很多,但得其藝者似乎不多,主要傳人有子陳裕淵、岡山吳書亭、台南陳亦卒等。 
(二)台南勝師及尺師。據傳均為唐山師,乃師兄弟,先共授佳里東官寮劉論,再傳麻豆北勢寮陳文寬,港仔尾邱戶重,及東官寮鄭漢。三傳佳里鄭文生,麻豆陳昭憲等。
二者之分別主在於尺師乙系,發力完成時,後手要直;勝師乙系後手要對肚臍,微彎。依鄭文生所記,棰套有:四門節、連環尾、拖刀、出角、黑龍翻身、連環頭、虎尾、三十六天罡、白虎下山、斗底頭、斗底尾、斗底四門、登斗頭、登斗尾、登斗四門、西適四門法、小四門等。此系傳衍較廣,系統較大。

(三)台南尺師,特別傳在台南市羅漢堂李金水師父(金水師)。門內傳云:鄭禮傳尺師,傳台南市法華寺萬得師,再授金水師。此系稱「永春棰」或「單頭棰」。共有一路、二路、三路、四門、連環、雙頭、八卦、斬馬、擂鐘棰、丈二,共十套(種)。
此系勁力十分講究,所練功力相當獨特,令人觸手如電。 
(四)「江西師」謝文光所傳,乃棍中夾槍,系統不全。僅在台中大甲附近之「忠義堂」及「義虎團」有見。

小結:
我們由台灣鶴拳與單頭棰切入,來觀察台灣流傳的中國武術,可以發現,在台的中國武術,確有真傳,而且許多真傳可能已不見於大陸。一方面,台灣人尊師重道,謹守門戶,傳衍不輟;而另方面卻又能打開心胸,交光互影,表現相當實用主義傾向,這使得在台中國武術,往往古樸有味,又多采多姿。
此外,我們從台灣武術家的身上,深切感受到一種真情追求技藝,真心尊敬師道,真愛喜好中國武術文化的情懷;這是歷史文化意識,美感意識及人生的甚高格調,與經濟利益並無太過直接的關涉。中國武術在台灣,已然轉化成文化美感及人文風雅,那是中國人的教養及生活內容,孔子云:「游於藝」,豈不然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